简体中文 / English
返回首页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手机云图 | 网站导航
“金三角”新毒情给中国与东盟国家提出新课题
发布时间:2007年04月16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15周年纪念峰会将于10月30日在广西南宁举行。纪念峰会期间,中国与东盟10国领导人将分别举行双边会晤。一些分析人士认为,高层领导人的会晤将更有利于解决“金三角”地区出现的新毒情。

  由于国际及我国的高压政策,“金三角”地区以鸦片为原料的传统毒品近年来明显减少,但取而代之的新型毒品却在急剧上升。“金三角”缅北地区仍是对我国危害最大的境外毒源地。

  2006年8月中旬,记者深入到位于中缅边境的缅甸邦康市,这里是缅甸瓦邦政府中央所在地。从这里北上20多公里,便到了英国政府于十九世纪中期在此修建的“种植鸦片的指挥部”,也曾是“金三角”毒品的指挥中枢。而如今建筑虽在,但早已被当地人开发成旅游景点。记者沿途看到,昔日的罂粟花海如今已变成了玉米地、橡胶园,一些村民在地里拔草。

  2005年联合国禁毒报告显示,“金三角”地区的罂粟种植面积大约有40多万亩,可产鸦片约400吨,与2004年相比下降26%。2006年云南省公安禁毒部门通过卫星遥感监测等手段测量,“金三角”地区种植罂粟的面积约20万亩左右。“金三角”地区罂粟种植面积已降至100年来的最低点。

  一些禁毒人士普遍认为,“金三角”地区出现的这种变化是我国多年来禁毒工作的一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成果,为全国禁绝海洛因毒品问题提供了十分难得的机会。但是,必须看到尽管传统毒品减少了,但“金三角”地区新型毒品却在一路飙升,禁毒形势异常严峻。境外毒品多头入境的局面,以及因毒品引发的犯罪和艾滋病问题仍然没有改变。

  新型毒品由于生产工艺简单,利润大,风险小,公众对其危害认识不深,而导致发展势头很猛。2004年全球缴获的苯丙胺类毒品中有80%来自“金三角”。云南省木康公安边防检查站近5年来共查获毒品3200多公斤,1999年以前没有查获到新型毒品冰毒,去年查获的冰毒约43公斤。

  “毒品市场没有因传统毒品减少而需求减小,新型毒品猛增弥补了这个缺口。从而催生的易制毒化学品走私出境和流入国内非法渠道的问题依然突出。毒枭们从我国国内将制毒原料偷运到‘金三角’地区,在这些地方加工,然后再将制成的新型毒品走私到国内。”云南大学东南亚问题研究专家李晨阳说。

  一些毒枭为了将在“金三角”地区加工的新型毒品运出去,不惜血本,四处探路。过去“金三角”地区毒品先是运往泰国后再转运到欧美和世界各地,现在已有40%经由中国转口,其转运路线主要有3条:第一条是从东缅甸--昆明--南宁--香港;第二条是从东缅甸--昆明--西部(乌鲁木齐)--哈萨克斯坦;第三条是从缅甸、老挝--越南北部--广西凭祥--内地。

  广西民族大学东盟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黄兴球说,“金三角”地区本身就在东盟,毒品危害最大的也是对东盟国家和周边地区。要想较为彻底地解决“金三角”地区的毒品问题,中国不仅要与东盟国家联手,而且还要建立合作的长效机制。

  实践证明,近10多年来,中国与东盟国家为建立打击毒品犯罪的合作长效机制已取得了初步成效。中国和东盟国家之间1993年创立中国、老挝、缅甸、泰国、越南、柬埔寨和联合国禁毒署的六国七方禁毒合作《谅解备忘录》机制。2000年在曼谷召开第一届东盟和中国禁毒合作国际会议,通过了《曼谷宣言》和《东盟和中国禁毒合作行动计划》。2001年成立中国、老挝、缅甸、泰国禁毒合作机制,以及其他双边和多边禁毒合作框架。

  2005年10月,在北京召开了为期三天的第二届东盟和中国禁毒合作国际会议。会议通过了《北京宣言》、更新后的《东盟和中国禁毒合作行动计划》以及《东盟和中国在2006年开展打击苯丙胺类毒品犯罪联合行动的倡议》。《北京宣言》呼吁国际社会采取积极行动,早日实现2015年东盟和中国无毒品的目标。

  “面对‘金三角’地区毒品新的毒情,迫切需要东盟各国和中国适应变化,及时应对,进一步分析面临的毒品形势和特点,针对薄弱环节,确定优先目标,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东亚地区代表藤野加说。

  一些专家建议,推动中国和东盟禁毒合作应坚持三大原则。一是广泛参与、责任共担原则,不论是毒品生产国、过境国还是消费国,都是毒品的受害国,各国应共同承担禁毒责任;二是应坚持综合、均衡原则,减少需求和减少供应并重,最大限度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实施综合治理;三是应坚持平等互利、务实高效原则,进一步拓展合作领域,建立更加便捷的联络机制,确保东盟和中国禁毒合作机制有效运转。

  为此,当务之急,东盟和中国禁毒合作应将重点放在以下四个方面:一是遏制新型毒品的泛滥,采取联合行动打击生产、贩运苯丙胺类毒品跨国犯罪;二是遏制海洛因等传统毒品的危害,推进可持续的替代发展、根除毒源;三是阻止易制毒化学品流入非法渠道和健全国内监管机制和国际核查机制;四是采取多种戒毒康复模式,救治吸毒人员,减少毒品需求、压缩毒品消费市场。(完)

作者:佚名 来源:云南禁毒网
版权 ©云南省图书馆 2016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翠湖南路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