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返回首页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手机云图 | 网站导航
大理方言
发布时间:2015年01月25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大理方言

白族语言是白族最重要的民族特征之一,是联系民族共同体的重要文化纽带。白语的历史就是白族形成和发展的历史。白语既是白族在创造历史同时创造的生活、生产、精神交流的工具,又是记录白族在生活、生产、精神交流中创造历史的载体。

白语是汉藏语系中少数几种系属问题存在争议的语言之一。通过考古和其他历史文献材料,现已知道,从春秋战国时期一直到元明清,白语族群和汉语族群及其他藏缅语(包括彝语、傈僳语、藏语、羌语等)族群之间一直存在着密切而复杂的关系。和这种关系相联系,白族的语言兼有汉语和藏缅语的特点,在语音、词汇和语法等方面,白语既有很多和藏缅语对应的地方,也有一些特点和汉语相同或相似。因此白语的语言结构十分复杂,这也就造成了白语系属问题的复杂性。

迄今为止,白语的系属大致有以下几种假说。第一,混合语说。有学者认为白语是固有蛮音从宋元以后与彝语混合,又受到明初吴越一带迁来的汉族居民语言影响的混合语。也有学者认为白语是汉语和白蛮语的混合,当归入汉藏语系,别列语族;第二,藏缅语族说。多数学者认为,白语在语音、语法和核心词的构成上与彝缅语比较接近,词汇上与汉语的相近是借用造成的,从语音和形态的历史看,白语应是彝缅语的一支。第三,上古汉语方言说。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白族学者赵式铭《白文考》认为白语中保留大量周秦汉语“雅言”词汇,属于在汉代以前就形成的汉语方言,后来受到与之杂处的其他民族语言的影响成为白语;第四,汉白语族说。不少学者把白语归入汉语族,并著书论证了“汉白语族”假说。其中,藏缅语族说是民族语言学界的主流意见。

白族先民的社会生活中一直存在着使用白、汉双语的情形。迄今为止依然在白族社会中普遍存在的白、汉双语的使用可以说有着较为久远的历史渊源,双语制的存在是白族先民所面临的社会环境在语言上的一种真实反映,也是白族人出于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需要而作出的必然选择。

白语分为南部、中部和北部三大方言。南部方言即大理方言,包括大理和祥云两个土语,通行于大理、洱源、宾川等县;中部方言为剑川方言,包括剑川和鹤庆两个土语,通行于剑川、鹤庆两县;北部方言原称为碧江方言(现可以称为怒江方言),分泸水、兰坪两个土语,通行于怒江州的泸水、兰坪以及迪庆州的维西等县。由于白族人口聚居程度较高,因此,白语方言总体上看差别不大,各地白语语法系统基本一致,词汇大部分相同,只在语音上有一定区别。

白语的基本特点:从语音、词汇、语法三个方面看,语音方面,有22—29个辅音,大多数地区只有清辅音,没有浊辅音。韵母多为单元音(和汉语普通话比较接近),元音有松紧对立(和藏缅语彝语支相同)。剑川、鹤庆、怒江等地的元音分鼻化和非鼻化(口元音)两类,而大理方言没有鼻化音,只有口元音。声调一般有6—8个。

词汇方面,大多数词由一个或多个单音节词根构成,有大量的各个历史层次的汉语借词,初步估计占词汇总量的60%以上。一般民族语的汉语借词大多为近现代的文化词,如“电话”、“汽车”等,白语则不然,白语中大量最基本的常用词都来源于汉语,这种现象在中国少数民族语言中也是少见的,可见其借用汉语的历史相当悠久。

语法方面,语序和虚词是表达语法意义的主要手段。语序以主—谓—宾为主,是数量众多的藏缅语中仅有的两种主—谓—宾语序语言之一(另一种为缅甸的克伦语)。这一特点十分重要。如白语“我喝水”,按语序来看就是“主—谓—宾”。而彝语、纳西语、傈僳语、哈尼语等语言都要说成“我水喝”,即“主—宾—谓”。一般认为,白语的这一基本语序是受汉语的长期影响而形成的,白语的原始语序应该也是和彝语、纳西语一样的“主—宾—谓”语序。如在使用了助词之后,白语“主—谓—宾”这一基本语序就会发生变化白语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量词发达。大多数名词都需要带量词,量词的位置在名词之后,构成一个较为稳定的“名+量”结构。

 

 

 

 

白语中有和藏缅族语言在语音上相近或几乎相同的语词,上图为例(都用国际音标标注以便于比较) 。

 

 

上图为白语、彝语的复数人称代词对照

 

 

白语人称代词和指示代词是以韵母或声调的曲折变化来区别数和格的语法范畴的。

 

 

白语和藏缅语言在双唇音[m]和[p]、 [ph] 、 [b]之间有如上对应现象。

(图片均来源于CNKI中国知网)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原创
上一篇:第7集-解放云南 下一篇:白语方言
版权 ©云南省图书馆 2016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翠湖南路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