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返回首页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手机云图 | 网站导航
疯狂炒作致国兰价格暴跌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25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本报讯 云南省的国兰种植规模、产量和品种都位居全国榜首,昆明的春城兰都则是兰花交易较为活跃的市场之一。但笔者近日在该市场看到,前来买兰花的人寥寥无几。同行的《云南兰花》杂志副主编林家荣说:“最多的时候这里有二百多家兰花商铺,每天人山人海。而现在虽然只剩六、七十家,依然是家家门可罗雀。”

  现任玉溪市华宁县兰花协会副会长的李芝明是兰价处于巅峰时期的2004年进入兰界的,到2006年他收养的国兰就达100多个品种,市值近2千万。如今他的国兰种植规模已达2万盆左右,其中,目前价高热销的‘素荷’、‘永怀素’就有500多盆,全部国兰市值仅几百万元。说起目前的国兰市场,李芝明非常无奈地告诉笔者:“国兰是个很好的东西,但是一些玩兰花的人品性不端,恶意操作、卖假兰花把兰市搞乱了。2007年我以每苗300万购买的‘大唐凤羽’仅仅过了2个月就降到50万元左右,而现在每苗才卖250元。现在的花价跟原先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在鹤庆县兰花市场,目前中上等苗状的‘大雪素’、‘ 领带花’和‘ 剑阳蝶’已从2006年的每苗680元、7.8万元和8800元左右下跌到100元、70元和30元左右,‘奇花素’从每苗2.6万元下跌到80元。大理‘滇源兰苑’张春全进入兰界已有8年时间,他自称和前辈比是新手,每天闲来无事看兰花是他的必修课。他说:“兰市正在经历一场变革,前几年涨得太高了,回归理性市场就必须有挤走泡沫的一个过程,国兰已经不可能回到原来那种疯狂。‘大雪素’与‘领带花’和‘剑阳蝶’价格跌幅差异为何如此之大,是因为‘大雪素’历史悠久、花品好、名气大,历来是全国硬通货,因此价格稳定,省外、国外市场的需求大;而‘领带花’和‘剑阳蝶’等花品一般、瑕疵也多,只是炒作时候把花宣传得太好,现在很多人不接受,价格自然就出现了狂跌。”

  在春城兰都兰花市场,昆明市兰花商户刘先生指着一盆兰花说:“价格高峰的时候,每苗至少要十七八万,现在卖的好就两三百一苗,跌的太厉害了。”尽管现在的兰价从天价降到了地板下,但是兰市依然低迷,最终损失最大的是兰花产业和普通的兰花种植户。“因为兰市的投资失败或贴本的伤痛,恐惧、忧郁、彷徨挥之不去,通过他们的传播,很多想进入兰市的人因为有前车之鉴,也不敢贸然进入兰市。现在损失上千万的兰家屡见不鲜,我估计亏损几十万元的兰家至少占了全部兰花养植经营户10%左右的比例。”林家荣说。

  据了解,国兰市场从暴涨到暴跌经历了一番令人瞠目结舌的大起大落,炒家是其重要因素;同时随着近年来科技水平迅速提高,原先稀少的高端兰花,被大量繁殖、栽培,供应量急剧增加,使曾经名贵的国兰慢慢变成了普通花卉,加上炒作资金大举撤离,也导致了国兰价格的暴跌。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兰炒家告诉笔者:炒作国兰一个最典型的方法就是由几个资金雄厚的庄家投入几百、上千万资金联手坐庄。比如庄家以3万一苗的价格购买一批国兰,然后又以5万一苗的报价对外销售,合伙庄家给买回后再以10万高价卖给另一个庄家。不断买进卖出的过程中,通过不同形式的宣传吸引其他投资者跟风买进,造成某一个品种价格飙升。而当这些游资赚取巨额利润撤资之后,天价国兰因无人接手而致市场随之坍塌。他说:“当时我们炒作的一个兰花品种,市值达到5千万元,其实真正也就值300多万元。”

  张春全说:“市场上有话语权的是大户,炒作的人都不会亏钱,一般都是大户联盟玩高端的几个人买到,然后大家一致宣传这个花好,到量足够的时候,就开始往外放,直到自己卖差不不多了,花价就开始跌了。市场上有话语权的是大户,大户都在抛货,你觉得市场会好么?不过未来将有一种变化,就是大户将失去话语权,爱好者不会什么都相信大户。”

    林家荣告诉笔者,经历了价格暴涨暴跌的洗礼之后,人们对国兰的认识日渐理性,再加上部分投机炒作的人退市,国兰从投资品逐步回归为观赏品,目前价格已归于平淡。

作者:柏 斌 来源:云南科技报
版权 ©云南省图书馆 2016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翠湖南路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