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返回首页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手机云图 | 网站导航
蔬菜换石油:不走这一步不会发现短板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4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总得有人去冲破固有的东西吧?一旦突破了,我省将赢得最大的份额。”——李美瑛

  经济链条,是利益的绳索。

  云南与东盟,正在经历着生意带来的喜悦与阵痛。

  在发展贸易互补的时候,云南企业,怎样突破运作中带来的“短板”?

  实践证明,只要敢闯,困难总会迎刃而解。

 

  2007年到2008年,昆明已经两次闹油荒。“因为没大车拉烂在地里的大量蔬菜感到心焦,才闪现蔬菜换成品油的灵感。”云南省蔬菜流通协会会长李美瑛回忆道。

  “蔬菜换石油”项目是昆曼公路上第一个大宗贸易项目,也是政府、媒体投注了无数关注的明星项目。虽然项目的推进历经波折,不过这条让更多“云菜”走出国门的路,李美瑛走得很坚定。在与国际市场的频繁接触中,“云菜”的竞争之路和短板更加清晰。

  谋划:一个双赢的项目

  随着中国与世界150个国家和地区建立蔬菜出口贸易关系,使中国蔬菜出口贸易迅速增长,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蔬菜出口国。在世界范围内已形成的三大蔬菜贸易圈中,以中国蔬菜流向日本、东南亚国家为中心的东亚、东南亚贸易圈首当其冲。

  在这一贸易圈中,云南蔬菜在气候、资源特色、区位、市场容量、蔬菜制种等方面所具备的生产优势,使得近年来云南省蔬菜外销不断增加,从云南蔬菜出口贸易发展看,出口亚洲的蔬菜数量大约占全省蔬菜出口总量的69.5%2009年数据)。而另一方面,泰国企业同样看到,处于中国油资源供应末梢的云南成品油市场。即使是在国际油价大跌的当下,中国成品油市场也还是有利可图的。“蔬菜换石油”项目亦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2007年,由云南欣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牵头并出任会长单位的“云南省蔬菜流通行业协会”成立。20086月,“蔬菜换石油”贸易协议生效,计划每年由云南向泰国出口蔬菜1000万吨,同时从泰国进口成品油50万吨,涉及贸易额达5亿美元。200810月,第一车“云菜”通过刚刚开通的昆曼大通道抵达泰国曼谷,由此全面启动了“蔬菜换石油”项目。

  据云南欣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云南省蔬菜流通行业协会会长李美瑛介绍,目前我省蔬菜外销主要以反季节蔬菜、冬早蔬菜“南菜北运”的出省销售为主,但是从昆明把蔬菜运输到北方有3000公里路程,远比走昆曼公路到达曼谷的1800公里要远很多。这也是“蔬菜换石油”项目的优势所在。“通过昆曼公路运输可比海运少三天时间,加上良好的冷链运输,蔬菜损耗从海运的25%下降到5%,成本降低了20%。”

  李美瑛介绍,2010年“蔬菜换石油”项目实现了蔬菜出口13亿元人民币,换回了16万吨泰国的成品油。

  经历:成品油垄断市场

  但至少有两大难题,曾经让这个敢想敢干的女人束手无策:其一是成品油的垄断经营权问题。由于中石油、中石化不愿接盘,而其他公司又不可能有成品油的进出口经营权和批发经销权,因此,就算有进口配额,油还是进不来。

  其二,第一次试运行后,交运部门关闭了直达运输方式的门,坚决不让泰国运输车进来。采用原中泰车辆在老挝边境口岸上二次卸货换装方式吧,时间、损耗等运输成本大大增加,云南蔬菜的价格优势基本散失殆尽,正所谓“豆腐盘成了肉价钱”。

  直到后来,经过省商务厅、省交通厅等多个政府部门的协调,才让这一路途稍显顺畅一点。项目成品油进口由云投集团下属西双版纳石化集团来完成,而泰国车辆也获得了特批,可进入磨憨指定地点通过甩挂等方式接货。

  据云南省蔬菜流通行业协会介绍,目前泰国运送成品油的车辆还不能驶入中国内地,但根据相关部门协调的结果,可以进入云南磨憨口岸后驶入指定的地点。在成品油罐与中国(云南)运送蔬菜的冷钢车驳接完毕后,车头挂上中国蔬菜的冷藏集装箱车体驶回泰国,而中国的车头又挂着泰国的油罐车体运往云南景洪等地。与此同时,云南出口泰国的蔬菜,将被直接运往泰国国家石油公司下属的超市销售网点进行销售;而交换回来的柴油和汽油各占一半比例的成品油,则将投放到云南以普洱市和西双版纳州民营加油站为主的市场进行销售。

  按照目前云南省蔬菜流通行业协会与市场方的协商结果,车辆在使用泰国成品油时,可以享受到比国内同等成品油价格低0.1元至0.2元钱的优惠。云南省蔬菜流通行业协会的会员单位或者协会种植户,只要在指定的加油点购买蔬菜换回来的泰国成品油,将获得在普通消费者每升优惠0.1元至0.2元的基础上,再获0.1元至0.2元的优惠。

  实施:建蔬菜种植基地

  2009年,为适应“蔬菜换石油”项目实施和云南蔬菜对外贸易发展需要,云南欣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在昆曼大通道上另一个重点城市——玉溪市迅速成立了“玉溪欣农物流有限公司”和“玉溪欣农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其中,物流公司具有国际运输牌照,主要为“蔬菜换石油”项目提供冷链物流运输。公司现拥有重型运输车辆20辆,外围挂靠合作车辆接近100辆,并与国内外注明运输企业东方海外、铁龙物流、东方航空公司等形成战略合作关系,物流网络覆盖全国大部分地区。此外,物流公司还依托云南欣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泰国邦纳坡运输公司20%股权,依托邦纳坡运输公司拥有的冷链物流运输车辆180辆,油罐车100辆等开展国际物流运输。

  同年成立的玉溪欣农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主要是“中国-东盟国际农产品物流贸易中心”的筹建公司。2008年,该中心正式向云南省商务厅报批,并受到了玉溪市的大力支持,最终选址在玉溪市北城镇九龙工业园区。20093月,筹建公司与红塔区政府签署了正式协议。

  李美瑛介绍:“‘中国-东盟国际农产品物流贸易中心’项目占地3000亩,总投资62亿元人民币,由云南欣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作为项目的主要发起人和建设单位,建设资金由云南省蔬菜流通行业协会会员单位共同参与投入。”

  项目建成后具有农产品批发交易、农产品信息收集与发布、农产品物流配送服务、冷链加工配送服务、电子商务交易、农产品检验检测、国际农产品文化交流等主要功能,将聚集和带动云南省、东南亚各国及中国各地的农产品流通生产企业、商户进驻,进行交易和农产品物流配送。目前该项目已被云南省发改委列为全省100个重点项目之一,整个项目建设的规划已经完成,正在进行科研、环评上报和征地等前期工作。

  2010年,云南欣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又在昆明和玉溪之间的呈贡工业园,建成了3000平方米的大型现代化冷库和蔬菜加工车间,拥有日处理100万吨的蔬菜加工冷藏能力。而在此之前,为了保证“蔬菜换石油”项目的蔬菜供应,云南欣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实际上已经在云南元谋、罗平、腾冲、施甸、澄江等市县建立了30多万亩出口蔬菜生产基地。

  李美瑛告诉记者,公司还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建立500万亩的无公害和绿色食品蔬菜种植基地。

  现状:蔬菜被动打折扣

  “昆曼公路都几乎是为云南鲜活农产品出口而量身定制的。”李美瑛表示。

  与海运、河运方式相比,公路运输是唯一可以实现用冷藏车把蔬菜从基地直接运送到泰国农产品市场的渠道。即使加上通关时间,也只需要两三天时间。不仅能够保证农产品的鲜活度,而且这种被称为“无缝隙冷链物流系统”的运输方式,还可以对农产品基地的产品质量进行追溯,确保通过外贸规则中最严格的食品安全关。

  李美瑛告诉记者,在开展“蔬菜换石油”易货贸易之前,我国出口泰国的蔬菜基本上被广东企业垄断了市场。

  蔬菜协会的赌注,就是项目背后所拉动的云南710万亩蔬菜的生产销售、7万农户的增产增收、8万余人的就业等连锁效应,以及由此带动的云南外向型农业的发展。李美瑛希望通过协会以整体面对国际市场,提供种植、销售环节的供求信息,让产业链实现健康发展,让农户种植实现订单农业。通过种植基地的规范,加强与国际市场的对接。

  不过在国际市场云南的农业企业始终是弱势。很多国家均可能利用技术壁垒而使云南的农产品处于非常被动的处境。“云南种植的蔬菜品种没有优势,比如大白菜,中国因为没有在国际市场备案自己的品种,没有自己设立的标准,所以在曼谷,他们以国际标准来核准你的商品,蔬菜的价值被动地大打折扣。”李美瑛很无奈。

  另外一方面,李美瑛提到,在云南有机食品认真非常滞后,而在广西办理相关的认证非常方便。因此,公司也在广西收购有机种植的蔬菜出口到泰国。因为有机蔬菜的附加值高,相对于贸易企业来说利润空间也相应提升。

  如果不参与国际市场,我们不可能发现云南本身优势产业的短板所在。”李美瑛认为,通过“蔬菜换石油”项目,公司对国际市场的需求才有了全方位的了解,这对于指导上游产业环节的改进是非常难得的。

  在今年,最让李美瑛头疼的除了干旱导致的蔬菜减产迟收外,外部贸易环境的大变也让项目的推进更加不易。李美瑛表示,虽然泰国对云南蔬菜的需求量巨大,但是在国际政治环境发生微妙变化的今年,泰国政府提出了反倾销、反垄断的政策,甚至利用媒体舆论诋毁“云菜”品质。这对于团队抗风险能力以及坚持增强蔬菜品质的考验更加严峻。

  李美瑛坚韧的性格让她仍然成天忙碌着。而支撑动力之一是昆曼“经济走廊”广阔市场的巨大蛋糕份额:“总得有人去冲破固有的东西吧?一旦突破了,我省将赢得最大的份额。”

作者:顾颖 来源:云南网
版权 ©云南省图书馆 2016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翠湖南路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