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返回首页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手机云图 | 网站导航
“花街”风情醉煞人
发布时间:2008年06月10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赶“花街”,闹端阳,是保山城古风犹存的一大盛事。一年一度,那“熏风款款花明厦,灵鸟嘤嘤人入诗”的情景,着实让人销魂。“花街”兴于何时?史书没有明确记载,但老辈子都说:古来就这么兴的!

 

其实,事间万物都有自己的“根”,“花街”当然也不例外。近些年来,一些地方文史工作者已经扯着岁月的藤蔓,初步触摸到了古城“花街”的“根”。据考,保山人爱花种花的历史,可上溯至汉晋而以明清为盛。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曾盛赞保山“春时,群花况放,凭高望之,满城皆花,如绵如云,极为佳丽”,而同代张志淳则有《永昌二芳记》专论本地花事。可见,保山的园艺水平在当时即有可观。当然,作为一种兼具“节庆”与“市场”双重功能的民俗活动,“花街”的出现与成型则是晚些时候的事,目前较为可信的说法是清同治年间,即1870年前后,迄今已120多年。

 

“衣食足而礼乐兴”。近些年来,随着政府的倡扬和城乡民众参与意识的强化,传统的花街已打破了以往花鸟药草交易的单一格局,发展成为集花鸟百货展销、经济技术合作及文娱活动于一体的地方综合性社会、经济、文化盛会,街期也由先前的一天“扩张”到三至五天。传统的雅俗与时代新潮全二为一,其色也鲜,其香也远,为古城赢得了不小的好名声,也成古城人酿出了不少的好感觉。

 

通常,花街的白昼是属于四乡农民的。千村万户家人吃饱喝足之后,大老早便不约而同地扶老携幼,或乘车、或步行,浩浩荡荡进了城。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其实并不一定为赏花而来,也未必要购物而归,他们是应着“节气”来“看热闹”的——“重要的是参与嘛!”当然,对一些识文断字而又渴望知识的有心人来说,年长一年“科普一条街”是最称心不过的了。城里人白天不得闲,也怕挤。他们对花街的兴趣往往是以松驰的方式来完成的。当夕阳落山,人潮退去,习习晚风中悠哉游哉地边逛边赏、边赏边逛,已成为他们乐度端阳的一种新俗。遇上可心的花,顺手买一盆端回家去;见到称意的联,浅吟低咏品味一番。而卖花人呢,那心思似乎也不全在那个“卖”字上:成交了,莞尔一笑;生意不成,也莞尔一笑,末了,杀棋的接着再杀,打牌的接着再打……那神情,也透着四个字:“悠哉游哉”。

 

“四围青黛捧出锦城一座;千古芳菲沁透雅室万家”。古城花街是个美不胜收的梦,保山人年年做、岁岁温,且年美一年,岁盛一岁,不仅长成了滇云深处独步一方的醉人风景,还落地生根,分蘖出了别人情致的一套乡风里俗——艾蒿薰室。农历五月,暑气渐盛。苍蝇蚊子及各种微生物极易孳生繁衍。昔时,初五这天一大早,城乡居民都会不约而同地进行一次大扫除,接着,城里人大多还要赶趟早街,买回一些艾蒿(乡下人则往往是自备好了的),取一把扎了,挂上门楣,然后将剩余的堆在屋内及院心,用松毛等物助燃,使其慢慢熏染。据说这即可驱蝇灭蚊,还可“避邪免灾”——前者不乏其效,后者呢,则带着点迷信色彩。但不管怎么说,那“香气氤氲起万家”的情景,确给端阳盛会平添了浓郁的节日气氛。如今,城里人居住环境变了,蚊蝇为患的程度已大大降低,但不少人家仍保留着“悬蒿于门”的习俗,而蒿烟则以卫生香替代,算是“应应节气”。

 

香汤浴身。花街即临,花香如浴。妇女们在心情赏花观鸟之余,大多要到药草市场买下些芳香叶、透谷草、血管草及黄藤等,端阳一过,便将其配成方剂烧汤浴身,以达到洁肤爽身、舒筋活血的目的,同时还可治疗某些关节、皮肤不适及妇科疾患。这即是习俗,也是当地人防病治病的一种偏方。

 

栽花植树。花街以展销花鸟虫鱼等为主,各种果苗秧亦随之大量上市并十分畅销。城里居民,一般都要买些桃苗呀柿苗呀的应时栽下,农家稿“庭院经济”就更不用说了。据说,端阳这天是黄道吉日,插根杵棒都会生根发芽,而老天爷也知道这天人们要栽花植树,无论如何也要下一阵子雨——那是帮老百姓浇“定根水”呢!事实上,端阳节也是保山民间传统的“植树节”。

 

作者:佚名 来源:青旅在线
版权 ©云南省图书馆 2016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翠湖南路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