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返回首页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手机云图 | 网站导航
吸毒者深陷毒淖的生活(图)
发布时间:2008年05月04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2006年6月8日,阿牛毒瘾发作时张牙舞爪地乱喊乱叫,就象被千万只虫子撕咬自己的身体。

  广西横县一“粉仔”——阿牛(化名)吸毒十几年,家早已不成家,房屋破烂不堪。父母离他而去,妻子与他离了婚,儿子因为在当地上学时,常常因为他的父亲是一个“粉仔”、小偷而被同学们嘲笑和谩骂,小孩的心理受到极度的伤害最终离开他到伯父家生活了。

  阿牛(化名),正值“奔四”年龄,家住横县横州镇。十几年前,有人拿着白色的东西对他说:“吸一点这东西就不怕困了,象神仙一样,精神抖擞。”阿牛因为好奇,试了一口,结果又咳又吐。就这样,他走上了吸毒的不归路,父母离他而去,妻子与他离了婚,儿子也离开他和伯父生活了,家早已不成家,房屋破烂不堪。


  6月8日上午,天下着蒙蒙细雨,记者来到横县县城,几经辗转才找到阿牛的家,一楼房、几间平房,但人却不见踪影。临近中午,一名瘦骨嶙峋、头发蓬乱,手中拿着半根燃着的烟的男子晃悠晃悠地走进屋,这就是阿牛。他给记者讲述了他的特殊经历:1993年,他在一间赌场内赌博,又累又困,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就在这时,有一个人拿着一点白粉给他,讲吸了以后就不见困了。就这样,阿牛染上了毒瘾。两三年前,父母因为家里什么都没有了而无法和他过日子,老婆和他离了婚,儿子因为在当地上学时,常常因为他的父亲是一个“粉仔”、小偷而被同学们嘲笑和谩骂,小孩的心理受到极度的伤害最终离开阿牛到伯父家生活了。阿牛带着我们“参观”他的房子,他说他家的门窗和所有的家具等值钱的东西都已经被他拿去卖换钱来买毒品了,现在过着人不象人的生活,痛苦不堪。在他家中,记者只看到几个破旧的不值钱的木箱子和2张烂桌子、破旧长椅、凳子、沙发各一张,连张睡觉的床和象样的被子都没有了,家里地上到处是乱扔的烟头、针管,整个房子都弥漫着难闻的气味。在和阿牛“聊天”时,记者问他,怎么不把房子“弄”一下然后出租给别人啊?他笑着回答:“我想租给人家住,人家还不敢住呢,还怕我偷完他们的东西呢!”他就是这样过着“偷”的日子,还因为偷东西被人打、砍过好几回。


  阿牛曾经想过戒毒,1995年3月,他被带到南宁市罗文强制戒毒所强制戒毒,戒毒后回到家中拒绝不了诱惑又染上了毒品。1998年,在家人的劝说下,他又到了横县马岭戒毒所戒毒,但最后还是没有用,他最终还是“离不开”毒品,由原来的吸食白粉发展到现在注射海洛因。直到后来,他的一只眼睛由于过量注射毒品导致血管爆裂被摘除了。


  据阿牛的邻居说,这条街已经有3个人因为吸毒死了,他们希望阿牛能改过自新远离毒品,象以前一样好好过日子。“兔子不吃窝边草”,一位自称是阿牛的老同学的邻居告诉记者,阿牛虽然在外面偷东西,但是他从来没有偷过邻居们的东西。可见,阿牛还是有“一点”良心的。


2006年6月8日,毒瘾一来,痛苦无法想象

2006年6月8日,毒瘾发作时,阿牛倒在水中。

2006年6月8日,阿牛偷单车时被一老太太追赶,他现在过着偷盗的日子。

2006年6月8日,见到钱,阿牛眉飞色舞。


2006年6月8日,白粉已无法解毒瘾,阿牛在注射海洛因。


2006年6月8日,阿牛想想自己现在过的日子,欲哭无泪。


2006年6月8日,阿牛经常挨饿。

2006年6月8日,
2006年6月8日,阿牛很怀念以前幸福的日子。

2006年6月8日,阿牛在不停地忏悔。

作者:佚名 来源:云南禁毒网
版权 ©云南省图书馆 2016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翠湖南路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