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返回首页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手机云图 | 网站导航
一个吸毒者的自白——“我被毒魔纠缠的9年”
发布时间:2007年10月11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云南省戒毒劳教所戒毒人员安靖/文)
  核心阅读

  我叫安靖(化名),是云南省戒毒劳教所的一名戒毒人员,1997年的一天我开始吸食毒品,先后因复吸毒品和非法持有毒品,被公安机关批送劳动教养4次,判刑一次。下面是我的故事,我要告诉那些对毒品抱有幻想的人,人生的道路上,我们可以有很多选择。但是,如果你选择的是毒品,那你将永远跌进人生的低谷,永远像寄生虫一样苟活,直到死亡。

  1997年 懵懂少年误入歧途

  1979年,我出生在一个殷实的工人家庭。父亲是司机,母亲是会计。由于是家中的独生子,父母更是盼子成龙,他们的爱也让我的世界充满了阳光和笑容。变故来的如此突然,1997年,父亲病逝,我又高考落榜。双重打击让我一时找不到生活的方向。当父亲离去后,母亲因单位的转轨而更加繁忙,对我的管教也渐渐放松。我整日无所事事,和一群伙伴游荡街头。

  当时,几个伙伴正在吸毒。由于法律意识淡薄,我认为贩毒才是违法犯罪,因此对于几个伙伴的做法,并没有制止。反而觉得吸毒挺时髦。

  有一天,他们几个在我家玩的时候,拿出一包白色的粉末——海洛因。我好奇地想看看他们怎样“吃”。当看到他们吞云吐雾、忘乎一切、痴痴迷迷的模样后,我有些心动了。其中的一个伙伴说:“尝一点吧,它能让你忘掉一切烦恼。”我鬼使神差地接过了锡纸,吸了两口……

  1997年 18岁少年首进高墙

  那次之后,当我再碰到那几个伙伴时,心中就会泛起那夜吸毒后的微妙感觉,甩也甩不开。最终我主动找到他们,噩梦一样的生活开始了。

  为了追求吸毒过后的短暂快感,我隔三岔五就去找毒友们吸食毒品。渐渐地,我再也无法割舍那种奇怪的感觉,毒瘾也越来越大,从最初三五天吸一次,发展到每天都吸。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半年后。一次我在购买毒品时被警方抓获,被送往曲靖市强制戒毒所。刚开始戒毒,冷汗、鼻涕、眼泪流个不停,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稍微蹲久一点后站起来就会昏厥。我一周粒米未进,近半个月没有睡眠,躺着的时候全身骨节酸疼,简直是生不如死。这些痛苦也让我想到过自杀,可我却连撞墙的力气都没有。

  戒毒所就像一个大染缸,我吸毒的圈子在扩大。戒毒康复了,我马上开始复吸。在家仅待了10天,就又被抓回了戒毒所。接着,我被送到云南省第一劳教所,劳教两年,那年我18岁。

  1999年 不思过错再次入狱

  虽然到了劳教所,但我仍然认为是自己运气不好,不然不会来到这里吃苦受罪的。从根本上,我并没意识到毒品的危害。我在劳教所里得过且过,从没反省自己的过错,也没认真为今后的出路做过打算,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于1999年年底解教回家了。回去的时候,我便整日泡在游戏厅、溜冰场,游手好闲。无聊的生活让我再一次走上歧途,拨通了旧日毒友的电话,那个刚刚赶走的恶魔再一次出现……

  走出劳教所4个月后,我又一次被查获复吸毒品,再一次被送到云南省第一劳教所劳教。高墙下的生活再次来临,这次我被判了3年。我决心认真改造,接受教育。

  2000年 在海南第三次复吸

  2000年,母亲提议让我出去走走,我便提出到海南亲戚那里工作。到了海南后,正当我期待着全新的生活时。有一天,我看到两个人在偷偷摸摸地交易着什么,过去的经验告诉我,他们正在交易毒品。突然那白色粉末的诱惑又出现在我脑中。“去问问看,买不到也就算了,买到了的话就尝尝这里的货色。”我对自己说。两天后,我在海南又开始复吸,由于毒瘾的加大,开支不断增加,最后我不得不从海南回来。

  在回云南的火车上,我忍不住毒瘾的折磨,匆忙联系了一个在昆明的毒友。过足毒瘾后我还买了13克海洛因,准备带回石林慢慢享用。可是,当我正准备回石林时,被昆明警方查获了所藏的海洛因,我又一次进了看守所。最终,我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法院判处半年徒刑,在昆明铁路看守所劳教。刑满15天之后重新复吸,一个月后被警方查获,因非法持有毒品罪被送劳动教养一年。2002年5月,我第三次迈进了云南省第一劳教所的大门。

  2006年 9年内第四次劳教

  2003年,第三次劳教期满后,本来殷实的家境因我而衰落,昔日健康开朗的母亲,已白发丛生、沉默寡言。亲人们已不再对我抱有任何希望。看着白发苍苍的母亲,我决心开始新的生活。

  在家人的支持下,我到曲靖开办了一家小型的酱菜厂,整天忙于制作、推销,偶尔也会碰到一些昔日的毒友,但我不去想,也不去沾那东西,依旧起早贪黑,忙于生计。

   2005年,一个幼时的伙伴找到了我。他一直都在吸毒,当时正发瘾,看着他可怜的模样,只好给了他钱去买毒品。第二天送走他后,我发现桌子上有他留下的半克海洛因!看着那堆白色粉末,我仿佛又闻到了那勾人魂魄的气味。我的头脑顿时一片空白,理智与邪念做着激烈的斗争。结果邪念胜利了……

  2006年,我在一次吸毒时被石林警方抓获,被送到了云南省戒毒劳教所,送劳教两年。

  狱中憧憬新生

  俗话说:“一日吸毒,终身戒毒。”我被一次次地送劳教戒毒,却又一次次地复吸,近十年来一直都徘徊在这个怪圈中。我能清楚地看到摆在我面前的两条路:一条是尽情地放纵自己,等待我的将是万劫不复的黑暗和可怕的死亡;另一条布满坎坷和荆棘,能达到光明的世界,却将付出毕生的努力。

  在云南省戒毒劳教所内新近成立的戒毒康复中心,我仿佛看到了更大的希望。解教后,如果能在那里受到心理健康、劳动技能、文体活动等全方面的辅导帮助,并有就业培训和就业机会,将极大地缓解我们应对生活中的压力,并对戒毒者融入社会创造极有利的条件。

  我想我出所后,应该换个新的环境,多读书,提高自身素质,多学点技术,找份工作,用知识充实自己。虽然投身到生存的竞争中会碰到更大的压力,但应该想到生活不论多么残酷,也没有失去自由、失去生命那样可怕,用正确的心态去面对人生,去调适自己,融入生活,一定会迎来收获的季节。


作者:佚名 来源:云南禁毒网
版权 ©云南省图书馆 2016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翠湖南路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