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 English
返回首页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 手机云图 | 网站导航
2006年云南花卉业发展势头强劲
发布时间:2007年08月07日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2006年,以鲜切花为主的云南省花卉产业发展势头强劲,鲜切花行情喜人,各项经济指标稳中有升,在知识产权保护、销售市场拓展、新品研发及其产品的生产等方面呈现的一些亮点、难点和热点,值得业内人士关注。
 
优质花比例上升 鲜花行情喜人

  2006年,云南鲜切花行情出现多年不遇的持续高价现象。从占全省花卉销售量80%的斗南花卉批发市场的鲜花行情看,月季、康乃馨、百合、非洲菊、勿忘我、满天星、情人草和剑兰(唐菖蒲)等8种大宗鲜切花上涨,月季均价为0.49元/枝,与2005年相比涨40%;百合均价为4.03元/枝,涨11.9%;康乃馨均价为0.24元/枝,涨50%;非洲菊均价为0.19元/枝,涨11.8%;勿忘我均价为7.26元/公斤,涨20.6%;满天星均价为10.01元/公斤,涨44.3%;剑兰均价0.84元/枝、涨64.7%。此外,截至到2006年12月20日为止,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有限公司(KIFA)以玫瑰为主的鲜花成交量、交易额、交易均价和日交易量分别为1.3亿枝、5954.4万元、0.5元/枝和37.5万枝,同比分别上涨 65.6%、116.56、30.6%和71.2%。

  花价上涨的原因除资材、能源上涨,国内外市场拓展,产业整体发展速度落后于市场需求增长速度,以及因昆明新城改扩建占用鲜花生产地,部分切花产量减少等因素外,主要还是产业整体水平提升,优质花比例提升所致。2006年,全省花农合作经济组织快速发展,合作组织的数量由2005年的115家发展至目前的180余家,进入合作组织“抱团”发展的农户占全省花农总数的20~30%。2006年,针对花农的各种培训活动已举办约400次,共有3.8万多花农接受了培训,其生产种植和管理技术水平大有进步。在重点企业的辐射带动下,企业、花农、花农合作经济组织的合作日趋紧密,组织化程度加大,花农和企业充分利用当地良好的气候、地理条件,协同发展,优势互补,并通过与国外专业公司合作,引进新优品种和新技术,不断开拓创新,攻破了花卉生产中的技术难关,玉溪市通海县、昆明市晋宁县等鲜切花主产地基本实现了优质鲜切花、种球、种苗等花卉产品的规范化和批量生产。

  按正常情况,年初的春节、情人节以及5月的母亲节后,市场行情都会进入走低状态,但2006年的走势不仅未走低,反而持续走高,这说明云南花卉产业正步入快速发展轨道。但是,一些人士也认为,长时间的持续高价并不利于花卉产业的可持续发展,高价现象必然导致生产者盲目投资扩种花卉,所以有规模化的优质产品、较强竞争力且相对稳定的价格,才能确保产业的稳定、健康发展。根据商品经济发展规律,产品价格持续一段时间的高价之后必然下降,产品逐渐步入“微利”时代,花卉行情趋于平稳。

  当然,产业健康发展除了有稳定的行情和有序的市场秩序外,产品还要有优良的品质和品种。品质方面,虽然目前优质花比例上升,品种结构日渐合理,但缺乏均衡、稳定和批量化优质花的问题依旧突出,今年9月的昆明国际花卉展览上一些企业因此而放弃了国外大订单。品种方面,云南生产的鲜花品种如今已有好几百个,可实际上很多品种是80年代就引进种植的。2006年,云南省的很多花卉企业引进一些国外的新品种,但大部分还处于试种期,不成规模,总体上还是缺乏国际市场上流行,且适应云南气候条件、产量高、较易管理,并已进入商品化生产的新优品种。
 
销售市场继续拓展  品牌影响日益扩大

  在最近召开的“2006年中国国际花卉品牌(云南)发展论坛”上,昆明市呈贡县副县长郭绍华说,2005年从斗南花卉批发市场销往全国各地的鲜切花500~600万枝,到2006年日上市量增至550~700万枝,其中80%左右的鲜花经斗南的200余家贸易商和1000多花商之手,销到了北京、上海、广州、乌鲁木齐、哈尔滨、重庆、贵阳等国内70多个城市和地区。据调查,秋冬季节,在上海、北京等国内主要目标市场上,“云花”的占有率为80~90%,而杭州、南京等旅游城市以及国内中小城市和省会以下城镇对“云花”的需求大,具有的发展空间较大。

  “云花”国内市场消费增长的同时,国际市场也不断拓展,出口增长势头强劲。昆明海关统计显示,2006年 “云花”出口抵达国和地区已达到35个,其中孟加拉国、马尔代夫、土尔其、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为新增的出口抵达国。鲜切花产品在荷兰、英国、澳大利亚、俄罗斯等欧洲市场以及东南亚、港澳等周边国家和地区的花卉市场上,出口比率有较大幅度增长;种苗、种球、切叶也走向了海外市场,种苗、种球的出口货值上升了20%和119%。2006年1月1日~12月20日,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有限公司(KIFA)共有2657万枝花实现出口,增长约10%;昆明虹之华园艺有限公司生产的菊花插条(种苗)较上年度增加了60%左右,年出口量约5000万株。

  2006年,云南通过举办和参加花卉展,采取多种形式和手段对“云花”进行宣传报道,引来了众多购买商采购云南花卉产品,同时也吸引了荷兰安祖红掌(Anthura)公司、美国博尔园艺有限公司等越来越多的国内外企业到云南投资,推进了品牌的形成。2006年9月在荷兰举办的“世界鲜切花大会”上,一些世界知名花卉企业纷纷表示,愿意与云南企业展开更深层次的合作。到2006年,经专家委员会严格评审,进入“云南名牌”行列的鲜花产品共有澄江鑫荣花业有限责任公司的“鑫荣”牌百合、云南英茂花卉产业有限公司的“英茂(或YINMRE)”牌康乃馨,以及云南丽都花卉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丽都”牌玫瑰和云南隆格兰股份有限公司的“隆格兰”牌百合等4个。据KIFA统计,2006年仅品牌效应为生产者所带来的产品附加值已高达30%~40%。

  经过多年的发展,一些企业已形成了自己的花卉品牌,并在市场上有了一定的影响,但缺少像“红塔山”、“红河”等这样响彻世界的名牌。由于花卉产品的流通环节多,花卉企业和花农生产的鲜花,流经初级批发市场后,往往被贸易商重新分级和包装,并贴上了自己的品牌,导致云南花卉难以形成贯穿整个产业链,且能让更大范围的消费者熟知的品牌。鉴于此,打造世界性的“云花”品牌,需要充分地利用资源优势,增加产品附加值和产品的文化内涵,提高溢价能力,同时整合产业上下游资源,实现花农、生产商和贸易商的利益捆绑,共同将“云花”远销至世界各国。我国著名品牌营销专家李光斗先生建议:“我们的花卉企业应该学习‘蒙牛’在创业之初的经验,采取良好的政策和模式,以尽可能低的成本生产最好的产品,并依据‘人离乡贱,货离乡贵’的规则,将花卉产品卖到世界各地,以实现从卖产品到卖品牌的转变。”
 
知识产权保护加强  新品研发成效初显

  2006年初,由昆明杨月季园艺有限责任公司自繁的我国第一个大众切花月季新品种“冰清”正式上市销售,其切花产品已出口至日本、韩国、德国、法国、俄罗斯等国,到目前为止该品种的切花出口量已达40~50万枝。云南已取得植物新品种权证书的大宗鲜切花品种为15个,2006年4月在北京举办的中国保护知识产权展示会上,云南展出的花卉新品种得到了温总理、吴仪副总理等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评价。另外据统计,云南省还有25个左右的新品种正在申请受理当中,全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鲜切花新品种明年有望突破20个,新品种种植面积也将明显增加。

  事实上,从1998年至2005年间,云南省先后制定发布并实施了《云南省园艺植物新品种注册保护条例》等法规,成立云南省园艺植物新品种注册登记办公室,制定并实施了对交纳花卉专利许可费的企业给予补助的政策,云南省花卉产业联合会、云南省知识产权局等单位还一起倡导成立了“云南省知识产权保护联盟”。2006年,云南英茂花卉产业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通过国际合作,康乃馨出口实行“专利许可证制度(EAC)”,种苗代理商积极与生产者签订种苗禁繁协议,严格履行知识产权保护义务;鲁荣华、郑继兰等部分花农也开始向国外育种者支付专利费,合法引进新优花卉品种,来提升其产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和信誉度。此外,由国家林业局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正式批准的中国月季植物新品种测试基地正式落户云南,目前该基地的建设已启动。眼下,有关保护花卉新品种知识产权的地方性法规的准备工作正在进行之中。

  云南省花卉产业起步晚,知识产权保护和新品研发取得的成绩令人鼓舞,但较荷兰等国相比还存在很大差距,国外企业特别是育种商,对我们仍存戒备之心,不肯在中国大面积推广国际上流行、市场前景好的品种,却把八九十年代的品种高价卖给国内企业。然而,中国生产者所需的品种90%以上要依靠国外供给,这使得我国花卉企业处于十分被动和尴尬的局面。面临这种局面,近年我国花卉企业、科研机构和有关政府管理部门,投入人力、物力和财力进行了自主知识产权新品种的培育工作,但仍缺乏完善和系统的科技支撑体系,且资金投入薄弱,难以加快花卉新品种的研发步伐。今后,云南除加强新品种引进、培育方面的投入,同时还对获得新品种知识产权证的企业或单位将给予鼓励外,还要继续加大对花卉知识产权保护的工作力度,一方面积极开展花卉知识产权保护的立法准备工作,另一方面通过宣传、鼓励、资金补助、政策扶持等措施,帮助企业和花农树立严格遵守国际游戏规则的观念,以提高花卉产业的整体竞争力。(陆继亮 文并摄影) 来源:云南花卉信息中心

新品种月季切花“冰清”生产基地

荷兰温德迷尔公司在昆明市嵩明县的露天百合种球生产基地

火热的斗南鲜花批发早市


 
文章页数:[1] 
作者:云南花卉网 来源:云南花卉网
版权 ©云南省图书馆 2016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翠湖南路141号